資訊首頁 宜春樓市 樓盤優惠 看房日記 工程進度 樓市焦點 政策法規 國內樓市 人物專訪 二手資訊 租房資訊 宜春土拍

市場傳來大消息:上海穩了,深圳懸了

2019-03-02 點擊 評論

3月剛剛到來,資本市場連發大消息。

 

3月2日凌晨,證監會發布通知,正式發布設立科創板,并且試點注冊制。這意味著,2019年金融市場的最大的懸念已經落地,科創板即將成為影響中國資本市場乃至實體經濟的最大力量之一。

 

就在一天前,3月1日,上交所南方中心正式落戶廣州。南方中心將以廣州為中心,并輻射廣東、福建、海南等地區,為其提供資本市場相關服務,服務于科創板將是南方中心的主要職責之一。

 

再之前兩天,2月27日,廣東省有關部門表示,將向證監會商請加快推動深交所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,放寬發行門檻。

 

這一切,意味著金融競爭格局再度生變,北上廣深港,這五大一線城市都在局中,誰將成為國際金融中心?

 




 1


上海的進擊

 

最近一年,上海可謂火力全開。

 

先是長江三角洲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,接著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永久落戶上海,繼而上海證券交易所攬獲科創板并獲得試點注冊制的資格,隨后央行等八部門印發《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行動計劃(2018-2020年)》。



長三角上升為國家戰略,與粵港澳大灣區同日而語,上海的龍頭地位前所未有之鞏固。


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永久落戶上海,而廣州的廣交會已有數十年之歷史,但也擋不住進博會的銳氣。


而科創板的正式落地,則是在深圳中小板和創業板之外進行的又一項全新突破。


央行等八部門印發上海國際金融建設行動計劃,則意味著上海打造國際金融中心已經箭在弦上。



顯然,做大上海,尤其是做大上海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,已經一目了然。

 


一直以來,上海在金融中心方面對標的都是香港。 但深圳的異軍突起,讓上海感受到不小的壓力。

 

這一次,上交所與廣州牽手,則是上海金融中心向南方全面輻射的信號,并與深圳形成直接的競爭博弈。

 

其實,上交所南方中心已經醞釀多年,此番能夠快速落地,背后的最大助力正在于科創板。


上海的科創板與深圳的創業板雖然定位分工并不相同,但兩者在爭取科創企業、做大資本市場等方面卻有著相同的目標,當然也就存在一定競爭。

 

廣東向來是全國科技創新最為發達的區域之一,也是高新企業最為聚集的區域之一。上交所南方中部,以廣州為中心,輻射廣東、福建和海南三省,這一步棋,可謂思慮良久。

 




 2




深圳與香港


2018年,深圳GDP正式超越香港,一時風光無兩。

 

然而,在最近出臺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中,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得到進一步確認,而深圳的定位則集中于經濟與科創層面,并未提及金融中心的定位。

 

長期以來,深圳一直以全國第三大金融中心城市自居。事實上,深圳在金融業不乏競爭優勢。



這一優勢,既產生于深交所中小板和創業板這兩大平臺的輻射效應,也與平安保險、招商銀行等金融總部的聚集效應息息相關。同時,強大的科技創新能力,也讓深圳成為創投等金融創新的沃土。

 


以深交所為例,深交所總市值已經達到上交所的2/3左右,實力不容小覷。截至2019年2月底,深交所上市公司總市值高達20.59萬億,上交所上市公司總市值高達32.23萬億。



正是在此背景下,深圳在十三五規劃中,提出建設“國際化金融科技中心”的宏偉藍圖。

 

不過,在大灣區規劃里,香港進一步明確了“三中心,一樞紐”的高度定位,香港既是國際航運、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,更是國際金融中心,同時還是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,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,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鞏固。

 


相比而言,深圳的定位則集中于經濟和科創,并未提及金融中心的地位。大灣區規劃對深圳定位是這樣的:


經濟特區、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,努力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。

 

這意味著,深圳主導科創,香港主導金融。


在香港這一國際級金融中心面前,深圳所要承擔的是,則是輻射內地,連通香港和國際,合作共贏,共同打造港深這一世界超級經濟體。

 

無論如何,金融最終仍要服務于實體。


深圳最大的優勢就在于實體經濟,以金融助推科技創新,這是深圳機遇所在。

 



 3




廣州的突破

 

廣州一直都有一個金融中心的夢想。

 

與上海、北京、深圳相比,廣州的最大短板在于缺乏一個全國性的交易中心,同時在金融總部企業方面聚集效應不足,而無論是金融增加值、上市公司數量,還是本外幣存款規模,都與北上深三城存在一定差距。

 

不過,廣州的優勢在于區位。廣州既是國家中心城市,又是南中國最大的門戶樞紐,還是全國第一的交通中心,其聚集的總部企業、金融資本和教科文衛資源,都堪稱一流。任何金融機構想要獲得華南地區的影響力,都無法繞開廣州。

 

這一次,上交所南方中心落戶廣州,正是對區位優勢的最佳詮釋。最近廣州與深圳在央行南方總部的較量,則是另一例。

 

雖說廣州在金融業上屬于第二陣營,但在廣州發展迅猛,地位不斷提升,遙遙領先于全國其他二線城市。

 

2018年9月,全球金融中心指數(GFCI 24)發布,中國共有香港、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青島、天津、成都、杭州、大連10個城市進入榜單。

 

其中,廣州位居第19位,比上一期上升9位,首度躋身全球金融中心20強。在廣州之后,青島、臺北分別位居第31位和32位,而天津、成都、杭州則在78位、79位和89位,均與廣州存在巨大差距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在最近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里,廣州利好不斷:


支持建設區域性私募股權交易市場,建設產權、大宗商品區域交易中心,研究設立以碳排放為首個品種的創新型期貨交易所,研究設立粵港澳大灣區國際商業銀行等等。

 

這一次,上海將上交所南方總部放在廣州,對于廣州增加南方區域的金融輻射效應,可謂如虎添翼。


未來,廣州未必沒有問鼎全國第四大金融中心的可能。

 




 4




京滬港深:誰是全國金融中心?


金融中心,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。

 

在全球金融中心排行中,以紐約、倫敦、香港為主體的“紐倫港”長期位居全球第一陣營,而上海、北京、深圳則位居中國內地第一陣營,都屬于全國性金融中心城市,而廣州則只能屈居第二陣營,屬于區域金融中心。

 

顯然,未來的國際金融中心,只能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與香港之間產生。

 

毫無疑問,作為全國性的銀行中心、金融監管和決策中心,匯聚多數金融機構總部和央企總部,北京的優勢無論倫比,金融中心的地位牢不可破。

 

同樣,上海擁有貨幣、債券、股票、外匯、期貨、黃金和金融衍生品等在內的各類市場,是全球金融要素市場最齊備的城市之一,未來國際金融中心定位也在遙遙招手。

 

相比而言,作為與紐約倫敦同一級別的國際金融中心,香港未來既是國際金融中心,也是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,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。而深圳則需與香港進行合作融合,金融中心的定位或要讓位于科創中心。

 

未來,全國有望并存三大國際金融中心。


北京作為金融管理和決策中心而存在,上海是國際金融中心,輻射全國而影響全球,而香港則是內地與世界的超級聯系人,承擔起亞洲金融中心的重任,至于深港,則有望成為南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金融和科創中心。


這四地,都是中國參與全球金融競爭的關鍵力量,缺一不可。


相關閱讀

熱門樓盤

加油金块游戏